• 展览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10.27.2018 → 12.16.2018

阳江组合,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戴卓群/文

 

阳江组于2002年开始活动,2005年开始正式确立,这一组织的成立是专门用来打击“书法”在新中国的现状,其所作所为是致力将文字与书写打回原形,也就是将“所有的一切”打回所有的一切的原形。

 

——郑国谷,2005年

 

2001年的春节,后来为大家所熟知的“阳江组”还没有成立,生于阳江的郑国谷、孙庆麟和来自阳春的陈再炎,在郑国谷的提议下,举办了他们三人合作的第一次书法展,地点就在阳江的世界书店和陈再炎开办的凝碧轩画室。

 

展览的题目是“你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这个看上去有些古怪的题目,来自三人一次偶然的际遇,当他们正在画室弄书法的时候,正好一个老书法家路过进来了,问他们做的是什么?他们说是书法,老人不信,问是成品吗?他们回答是半成品,更令老人困惑和不解。然后他们问老人去哪里,他说他去量血压。于是就有了这第一次集体展览的题目,也有了阳江组的第一次非正式出场。

 

2001年,中国互联网民开始成几何级数增长,也是在这一年,中国成功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电脑迅速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得到了普及。阳江组的行动可谓与时际会,当所有人都开始使用电脑打字的时代,书写的意义还究竟何在?他们决意将书法这一衰朽滞后的媒介纳入到当代情境,通过持续“打击书法”来实践书法。

 

2005年,阳江组正式建立,这得益于郑国谷一贯对集体性创作的兴趣,早在阳江组之前,他便组织过一个叫做“阳江一美设计”的建筑小组,他喜欢把几种异质的思维混杂一起。在颇擅空间与建筑的郑国谷眼里,书法学科班出身的陈再炎与具有天生书写素质的孙庆麟无疑是再好不过的组合,各有所长近乎天衣无缝。他们打出了实践平民书法的宣言,反对书法的套路化和僵尸形式躯壳,文盲也有书写的权利,这是对书写本质的激进表达。

 

阳江,中国广东西南沿海一座边缘而又迟滞的三线小城市,混乱的城市秩序和远离政治经济中心的状况,使得这里跟大多数中国偏远城市一样,非城非乡,杂乱无序,野蛮生长,像极了一个超大型的城乡结合部。

 

阳江组数十年来身处这一偏狭的地缘之中,却也找到了一个与中心保持疏离的弹性空间。他们持不同政见者的姿态,围绕以书法实践,发展出常常具有参与性、偶发性的行为、装置、绘画、雕塑乃至建筑园林等等任意恣肆的形式和方法,将书法毫无界限地挪移和嫁接到现实生活的四面八方,正如他们所谓的“书法之外还有书法”,与其将这些实践称之为书法,不如叫做“社会书写”更加贴切。

 

对真实的拷问,对粗粝现实的挑衅,对虚假世界的无情鞭挞,无疑是阳江组书写实践直面的使命。他们僻居阳江,疏离艺术中心地带,却又以种种不可思议的能量,长期挑动主流的神经,他们以不合时宜的身姿,一次次向墨守成规的僵尸世界投出矛刺。

 

他们通宵达旦、追欢宴饮,自我放纵,在梦醒之间留下了《饭后书法》、《歇菜》、《醒时墨在》等一系列的行为、摄影和书写,他们将狼藉的菜蔬、虾头蟹脚,作为书写的下脚料,充当了横竖点捺,酣畅淋漓,不乏神来之笔。

 

在组合至今的十六年里,他们也协力完成了一次次大型的群体互动现场计划,作品《松园》中,阳江组将空旷的艺术空间打造成为了室内园林,墙上悬挂着即兴挥毫的网络时事和新闻标语,这些急就章,无处不在地流露着阳江组对主流话语覆盖下社会政治经济状况的戏谑和嘲讽。他们邀请朋友们于林泉之下涮火锅、喝大酒,最终却将一片喧嚣之后的整个场景浇以白蜡,就像一个冰封的世界,徒留下繁华过后的空悲。

 

作品《资本足球论》,则邀请阳江市民来参与一场诡异的球赛,他们事先将马克思的《资本论》以书法的形式抄写在七千多张宣纸上,并将这些深刻影响了当下世界的断句残篇丢散在诺大的足球场,他们召集六支球队分成三组同时在场上竞赛,穿插碰撞,场面一时混乱不堪,“资本”被踩踏或飞扬,球员也失去了目标和方向。

 

全球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已然彻底地渗透遍了这个世界幽微而隐蔽的角落,2006年,阳江组的美术馆现场项目“最后一日,最后一搏”,无疑是对当代消费社会揶揄最直接和最彻底的。他们把一个颇显“真实”的街头服装卖场搬进了美术馆大厅,观众可以在其中选购由阳江组制作的衣服。看得出生意难做,摊位上挂满了类似“政府收铺,卖完跳楼”,“老板跑路,工人没钱,全部甩卖”,“爱子吸毒!女儿去癫!劲减”,“人又老,钱又无,老婆又走佬”这一类的广告和横幅。在这个闹哄哄而又轻松的模拟生意里,街头小商贩的促销广告成为阳江组锚定的书法实践对象。书法是要有生命的,活的东西,而这样的东西,他们在破产小商贩为招徕顾客心态急迫的书写中看到了,在这里,所有现实的慷慨悲歌化为了书写的动力。

 

3.

2018年9月9日,在此前多次的蹉跎之后,我来到了阳江,拜访了阳江组位于一大片别墅群中那座造型如同南极冰山一般怪异的奇特建筑,这里是阳江组的“总部”,集创作、办公、聚会、休闲娱乐为一体。无疑,这是建筑家郑国谷又一个在随机、偶发和冒险中诞生的迷离实验,毫无事先规划的违章建筑,无法无天的自由狂想。

 

我也乘兴游览了传说中的“了园”,这片从郊区农民手中购得,占地6万平米的土地,没有任何合法的产权证明。而这一庞大建筑和园林景观群的前身,是郑国谷受风靡一时的网络游戏“帝国时代”的启发,在现实世界里为自己建造的真实“帝国”。

 

了园的亭台水榭之外,是阳江郊区鳞次栉比的混杂地带,归属不明或待价而沽的蛮荒之地,这个国家底层现实的缩影,真正冒险家的乐园。一切想象或超越想象;一切可能或不可能;一切合法或非法,一切欲望、风险、腐败、极端以及模糊不清。

 

晚饭在程村吃蚝,郑国谷和陈再炎都早已戒了酒。

现在只喝茶。

大家在“金字塔”下坐定,“金字塔”顶加持了一块水晶,这是郑国谷的能量学。

想象创造现实,一切神秘不可知。

 

郑国谷说,我们现在不叫“阳江组”了,改叫“阳江组合”。在他惯用的测字软件里,前者得分80,而后者95,明眼人都看得出,能量提升了不少。

 

我跟阳江组商量,新的展览就用他们三个未成组时的第一次活动“你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来做题目吧,郑黠笑着在里面加了一个“先”字,能量检测98。

 

因此,就有了这个展览,“阳江组合,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2018.10.13

於北京

作品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3
    • 布面丙烯
    • 98x98cm
  • 《喝酒书》,布面油漆,207x217cm,2012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4
    • 布面油漆
    • 207x217cm
  • 魔法子弹》,木板油漆,205x137cm,2012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木板油漆
    • 205x137cm
  • 《山水无题》,布面丙烯,198x275cm,2016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6
    • 布面丙烯
    • 198x275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3
    • 布面丙烯
    • 131×261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1
    • 布面油漆
    • 210x210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236x206 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6
    • 布面丙烯
    • 176x198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1
    • 布面油漆
    • 204x154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08
    • 布面油漆
    • 208x184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204x228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206x301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207x235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285x176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2
    • 布面油漆
    • 137x246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6
    • 布面丙烯
    • 210x198cm
    • 你先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
    • 2016
    • 布面丙烯
    • 206x295cm

评论

  • 10.21.2018

    艺术商业-阳江17年,他们如何以书法艺术打击当下?

    书法,这种感染力极强的艺术,自古以来就在中国文化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除了实用价值,中国古代文人甚至把它上升到了“道”的高度,通过书法得以追求身心合一的境界。
    欣赏书法不仅需要很强的艺术修养,更需要平心静气地去体会书者所传递出的意涵。然而,步入当代,在剥离了原本实用性的部分之后,书法也离我们渐行渐远。
    试想一下,你有多久没有提笔写字?
    在今天,我们如何定义书写与日常的联结?而艺术家又如何在当代社会回应书法这样一种逐渐式微的艺术?或许阳江组合多年来的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案例。

  • 798艺术汇-阳江组合 书写当下

    多年来,阳江组合的艺术实践始终围绕着书法展开,并衍生出包括行为、绘画、装置等多元的创作形式,这些作品往往深入到对社会现实的观察及表达之中,并融入了一种形而上的超越性思考。通过一系列对书法形式及内容展开的观念性探索,阳江组合以紧贴当下性的前卫创作方式提供了一种激进且带有批判性的书法实践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