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09.27.2017 → 11.19.2017

“南方状态”关注那些将地方作为一种方法,追问身份在当下以及历史语境中复杂性的作品,在今天背井离乡不仅是一种常态,新一代的个体全球移动正在重新定义家和故乡,人们在流动的旅程中除了面对分裂的政治环境,更重要的是处理地方习俗、礼仪和社会资源配置的不同,尽管全球化被讨论了三十年,我们仍然没有从全球化的批判理论中找到自洽的现实生活方法。每天常常听到身边的人在把回乡下挂在嘴边,或者去南方重新成为新的生存策略,这里所使用的“南方”更倾向于描绘一种相对的政治现实,而非浪漫的比喻。“南方理论”的主张者认为全球经济在动态的、常常处于动荡之中的系统产出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二分法,但是生产出核心与边缘的大规模结构仍然长期存在,其主轴包括“宗主-边陲”“北方-南方”的关系,实际上这里试图将“南方”和“北方”这种长期存在于非正式讨论的经验,以艺术家创作的形式展示,“南方”陈述的是垂直往下的经验,一种散漫的注视方法和不同程度的自我组织 。而在“南方”展览之后,紧接着将会有关于“北方”的展览作为回应。

展览选取的7个(组)艺术家并非全部来自地理概念上的南方,而是他们之间的工作内容都在讨论城市外来者、移民以及选择留在家乡的本地人如何构造新的身份叙事 。艺术家方迪将目光投向非洲移民在广州的城市经历,作品《希望之城的终点》(2017)以拼贴的方式讲述了一位渴望成功的黑人说唱歌手、一位来自南非的英语老师与广州本地人的交往故事,作品为观众展示了非洲移民在中国的真实境况提供了另类的视角。李爽在纽约生活期间的作品《和我结婚,拿中国国籍》,记录了2015年情人节她在时代广场的表演, 艺术家背着“和我结婚,拿中国国籍”的牌子在时代广场行走6个小时的过程, 讨论在一个“后种族”的全球化时代,亚洲女性在美国的身份认同和危机。石青的“二厂食堂”来自在2016年对河南郑州几个国有棉纺厂的前期考察,他将更多关注放在今天的种种历史化痕迹:曾经的社会经济制度消亡之后,那些以工厂为单位的集体化生活,发生了何种裂变和转化,曾经的工人主体和集体生活方式,在新的城市化进程中,在资本市场的消费模式中被迅速边缘化,被动地在各种新/旧的空间中,寻找属于自身的生活和政治表达的方式。“冯火”的委托创作也将涉及到南方小城市新旧区域之间是如何被国家政策和消费习惯塑造,以及选择“回家”的艺术家的新生活;而“滷味高清小组”将以多重现实/媒介叠加的连续剧方式呈现一部打工一族的爱情生活连续剧。刘茵的两组作品将熟悉的南方(报业)中的新闻场景转换成一种失真、轻巧的可阅读信息,成功的消解了城市间的紧张感。香港艺术家周俊辉也许是这里关于地方论述的唯一局外人,他的最新创作“我是歌手”系列描绘了在内地火爆的歌手选秀节目中的观众,为两地的文化交换提供了微妙的观看角度。

下载新闻稿 下载作品清单

作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2015
    • 铅笔,水彩,丙烯,纸本
    • 78 x 109 厘米
    • 南方状态
    • 2017
    • 绘画装置
    • 尺寸可变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2017
    • 尺寸可变
    • 瓷砖壁画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2016
    • 双频录像
    • 4分25秒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南方状态
    • 2016
    • 布面油画
    • 40 x 60 厘米/每张
    • 南方状态
    • 2015
    • 铅笔,水彩,丙烯
    • 78 x 109 cm

评论

  • 09.19.2017

    南方状态

    此时北上的意味更接近游戏性展示和聚会,关于身份的讨论也不再仅限于民族国家、后殖民主义理论框架,它散漫地分布在创作者的生活中,完成于每一次对细碎日常生活进行的定焦观看。展览的整体气质可被概括成严格主题下轻快的自我组织。

  • 南方的年轻人在关心什么,看了这场展览或许会有答案

    七人(组)艺术家群展“南方状态”之中,可以看到不少近几年活跃、并保持着独立姿态的年轻艺术家身影。他们多半关注着现实社会当中的某种扭曲和异化,并通过准确的方式表达出来。

  • 一场“土酷风”的展览 N3画廊“南方状态”

    走进展览现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时下一个流行词“土酷”,展览现场把一些城乡结合部、乡村小学、小县城里常见的生活元素都融合了进来。